法官揭秘:哪些事无法对四人帮提出起诉?_揭秘_历史
四人帮借题发挥此时此刻的周恩来怎样也想不到,会平地冒出这么一个运动来!在”四人帮”的如意算盘上,其方针对准的便是那个阻碍他们篡党夺权的人–周恩来。在我参与预审作业之前,黑龙江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卫之民担任王洪文预审组组长,是我参与预审时的顶头上司。有一天,他告诉我说,1973年7月4日,毛泽东主席召见张春桥、王洪文说话时,曾批评过外交部,让我再看一看有关资料,便于全面了解相关的状况。后来我查看了这份资料,资猜中说:”毛泽东主席指出郭沫若的《十批评书》是’尊孔反法’的,林彪同国民党相同,都是’尊孔反法’的”。接着毛泽东批评了外交部,对当时国际局势知道的若干问题大为不满,他的结论是四句话:”大事不评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动,必然出批改”。我以为,毛泽东主席说的这些话,实际上是拐弯抹角地批评领导外交部的周恩来。尔后,毛泽东主席在同江青说话时,又批评了郭沫若的《十批评书》,说《十批评书》是”尊孔反法”的,并念了他写的一首诗: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作业要商议。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四人帮”听了毛泽东主席的这些话,自以为心中有了”底”,所以在接着而来的”批林批孔”运动中,他们一伙人就背着毛泽东主席借题发挥,大做文章。他们使用操控的报刊等舆论工具,宣布了很多文章,批”宰相”、批”周公”、批”现代大儒”,把锋芒指向周恩来。特别是上海市委写作组以笔名”罗思鼎”编造的《秦王朝树立过程中复辟与反复辟的奋斗–兼论儒法争辩的社会基础》一文,他们批评吕不韦,因吕是秦王朝的宰相,恶毒地暗射、进犯周恩来。这篇文章全文登在《学习与批评》杂志上。1974年1月24日,江青掌管在北京先后举行在京部队各单位的”批林批孔”发动大会,指派她的黑干将迟群、谢静宜在大会上宣布煽动性的说话,对周恩来总理、叶剑英元帅等中心领导同志进行暗箭伤人的进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使用毛泽东主席同意展开”批林批孔”运动的过错,并将1973年11月举行的政治局会议过错地批评周恩来联络在一起,打着”批林批孔”的旗帜,把奋斗锋芒指向周恩来。试图将周恩来打倒,取而代之,夺取国家的大权。江青又于1974年1月25日举行的中直机关、国家机关干部大会发动”批林批孔”,会前周恩来一窍不通。当江青一伙人将周恩来找到会场时,周恩来一看中心机关举行这么大的会议,但自己事前却毫不知晓,就很伤感地说:”举行这么一个大会,不与我打个招呼,我一点不了解状况,使我措手不及。”周恩来只好坐在那里听江青一伙早已策划好了的对自己和中心其他领导同志不指名的进犯。连八十高龄的郭沫若白叟,也只得到会听取迟群、谢静宜对他的批评,一起又几回被点名罚站起来。周恩来在一旁无能为力。毛泽东主席及时地发觉了这件作业。1974年7月17日,毛泽东主席举行中心政治局会议,对”四人帮”的”批林批孔批周公”的做法进行了严峻的批评,便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主席说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是”上海帮”。但是,”四人帮”为了到达不可告人的政治意图,关于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两面三刀。我从预审的相关资猜中了解到,1974年春天展开”批林批孔”时,上海一些人说,”这是第2次文化大革命,要活跃紧跟”。1967年8月,张春桥出于篡党夺权的需求,活跃抓住筹建自己的装备力量,在上海成立了文攻武卫指挥部,试图将上海变成他们一伙对立人民戎行的一个重要堡垒。1970年前后,担任戎行作业的叶剑英知道了这件作业,将此称为我国的”第二装备”。”九·一三”事情后,我从工厂”劳动改造”回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机关,军代表分配我当一名一般作业人员。因为在详细作业中接触到一些问题,我提出:”上海各区的文攻武卫指挥部(后改称民兵指挥部)建立监牢,并行使公安、司法机关的权利,乱打、乱捕,乃至能够判定案犯,写了判定书到区法院盖大印,制作冤假错案,这不是又成了第二个公安司法专政机关吗?”为此我在”批林批孔”运动中遭到严峻批评,批我这是”进犯无产阶级专政”等。我在这里所指的便是后来在1981年1月特别法庭在判定书中所说的”民兵装备”。”批林批孔”不管关于咱们每一个人或是咱们的国家,都是一场违反前史开展的灾祸,更何况”四人帮”一伙还借题发挥呢!此时此刻的周恩来怎样也想不到,会平地冒出这么一个运动来!在”四人帮”的如意算盘上,其方针对准的便是那个阻碍他们篡党夺权的人周恩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阅览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